基金會月刊

疫情從未讓愛停止

吳文宗/三之三董事長  2022/一月

過去一年體會生命無常,也讓我們感受到社會無比的愛與智慧,溫暖很多人。面對變種病毒,未來更不確定,但我們的「愛」永不停止。回顧去年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停課近五個月之久。為落實停課不停學,全體老師發揮創意,提供各種不同線上學習及互動遊戲,陪著孩子度過艱辛時期,也展現了我們所有老師的愛與關懷。

也因疫情影響,辦不了任何集會活動,在集思廣益下,規畫了領取畢業證書得來速,並別開生面,舉行到府鋪紅地毯頒發畢業證書等,這些愛的巧思,讓孩子人生的第一場畢業典禮留下深刻、溫馨又難忘的回憶。

愛是陪伴與付出,在疫情最嚴峻期間,孩子長達數月宅在家,父母輪流請假整天陪伴孩子,增加了親子相處的時間,學習了更多家人關係的功課,順帶的,也體會到平日園所老師為孩子們全心付出與陪伴的辛勞。

  有專家預估疫情2024年才可能告一段落(只是預估),面對疫情的常態化,為了愛家人、愛園所及社會,我們不能僥倖與輕敵,懇請家長配合防疫新生活:

(一)假日盡量少聚集或遠行旅遊。

(二)出門須將口罩戴滿戴好。

(三)休息日盡量帶著孩子至空曠地區動動,提升免疫力。

三之三所有園所除了落實防疫規定,確保園所安全外,也把「生命教育」融入一日生活,讓孩子懂愛、會愛與傳愛,成為未來的「好大人」;我們會透過臉書粉專「三之三好生命Three Good Life」的錄播影片,提供家長愛與科學兼具的育兒方法,共同為我們的寶貝成長學習而努力。我們全體同仁、老師已傳愛33年,今後也會永續傳愛~


2021/十一月

情緒是生存最重要的能力

葛惠/三之三生命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2020年對兩岸父母教養問題彙整中,讓父母最困擾的問題是幼兒情緒,且占全部問題的50%,足見在教養中,「情緒」是造成教養中最挫敗的因素。

情緒是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生存能力,不僅提供有意義的社會訊息,也是扎根人際關係的主要基礎。情緒對人的生存來說,具有兩大功能:

 

一、引發動機的功能

        情緒能引發人對實際與想像的事件採取行動引導和朝向特定目標,同時提供某事件與自身的重要關聯(如:努力工作,產生愉悅情緒,得到獎勵,就更能激發動機,進而更努力工作)。如果因事件引發衝突的動機,而在負面情緒上得到教訓,也會因此改變對事件衝突的處理。故如何學習,讓情緒成為引發向上動機的功能,是成長過程中一直需要學習的功課。

 

是社會互動的基石

好情緒讓人與他人可以連結,但負面情緒則使人的距離拉遠。好情緒可以激發利他的社會行為,同時情緒也是社會溝通中的路徑之一,透過情緒讓人了解內在狀態(如:哭泣能讓人了解到難過、傷心);也能提供對環境的探勘能力(如:嬰兒尿布濕了導致不舒服,就用哭聲和照顧者溝通,而得到有效照顧);情緒也具自我保護的功能(如:因害怕而躲藏),是讓自己生存下來的重要關鍵,故有情緒,才能正常的維持生命。

情緒發展是需要透過學習才能逐漸內化成合宜的情緒習慣。因此,家長及老師扮演著重要的引導角色。在幼兒時期,孩子需要帶領情緒學習的面向有:

()覺察與辨識

情緒是主觀的,且不同人對於相同情緒會有不同的感受,因此需要學習分辨自己當時的情緒,了解及體驗並覺察他人的情緒。

 

()情緒表達

情緒表達因幼兒的生理及心理發展而有差異,但也是可經由外在模仿學習而來。如果能學習掌握情緒表達行為,不僅可獲得良好的人際關係,也可得到他人的支持與認可。由此可見合宜的表達情緒是重要的學習。

 

()情緒理解

Harter的研究中發現,4歲至12歲的情緒理解能力會慢慢透過大人以及環境的引導而發展出來,故此情緒理解是需要有具體幫助的。除讓孩子學習了解引發情緒的原因,也可和孩子討論生氣的原因及引導其說出自己的感受,這樣才能在認知理解中得到學習,自我調控及接受,並有同理心的形成。

 

()情緒調節

情緒調節是因應情緒刺激所產生的一種有目的性之調節歷程。在過程中,依情緒狀態自主性或以自然反應方式,對情緒反應予以修正或改變,會藉由注意力的控制,認知的修正與詮釋進行調節,如:在生氣中,由原有的「打人摔東西」,調節為「現在很生氣,我需要冷靜」,「在悲傷中,刻意分心轉移化解難過的情緒」等運用策略化解情緒。

 

()情緒依附/回應他人情緒

幼兒從主要照顧者身上得到的情緒慰藉,會隨著年齡而轉化為多元,相互關懷的情誼,當其在情感依附的安全感得到溫暖,穩定接納及富有回應的學習環境之滿足,才能學習更好的回應他人情緒。

 

情緒學習,繪本是最好的材料

當孩子情緒不佳時,大人要幫助孩子正視自己的情緒,了解自己的情緒,學習用合宜的方式表達及調節情緒,才是重要的策略。

運用繪本,讓幼兒覺察自己的情緒感受,透過故事和插圖的內容,帶領孩子一起討論處理的方式以及結果,學習表達的技巧,慢慢讓孩子學習調整想法,學習以成熟樂觀的思維面對問題,解決困擾。雖然每個幼兒的情緒能力均有個別差異,但有意識及規畫的帶領,就能幫助幼兒在未來較能解決衝突及較有能力來處理複雜的情緒。

當然父母和孩子一起運用繪本重新整理自己的情緒,也能因此和孩子一起澄清及建立愛的關係,這樣愛的關係也是孩子成長中最佳的生存保護力。

 


2021/十月

幸福的起點

文/陳姣伶

 

我成長在一個三代同堂的鄉間家庭,爺爺早逝,奶奶一直與我們同住,因為房間不夠,小時候我和姊姊總是跟奶奶擠在一起睡。父親雖是公務員,家中仍有農地須耕種,所以童年生活儘管不似傳統農家子弟般清苦,但凡除草、割稻、晒榖這些農事的參與,我卻一樣也沒少過。

 

飛向外面的世界

    偶爾下田幫忙其實算不上什麼苦差事,只不過看著假期就從大城市來到鄉下小住的表親,每回穿著洋裝皮鞋,又帶來許多新奇的糖果和玩具,還是由衷地羨慕,並逐漸憧憬外面的世界,幻想著可以生出一對翅膀,振翅飛離鄉下的生活。

    國中畢業後幸運地考上城市的高中,因為住得不夠遠,無法登記學校有限的宿舍床位,通車上學又極為不便,爸媽決定讓我和同學一起在學校附近租屋。雖然生性膽小也不曾出過遠門,但人生第一次可以離家生活,可以自己睡一張床,就好比美夢成真一樣,我的興奮和期待已然超越了對陌生環境的恐懼及擔憂,連開學前夕媽媽一邊為我打包棉被、盥洗用具,一邊不斷耳提面命的焦慮臉龐,我都視而不見,心情像隔天要參加畢業旅行的小孩,巴不得天一亮就能像火箭般咻地衝出家門,飛向夢想的天地。

 

「寄」在身上的傷

    新環境總有些新規矩,為了便於上下課路隊管理,學校要求制服上除了班級、學號,還要繡上一個代表通勤或住宿方式的字樣,例如「步」是走路上學的意思「火」是搭火車「汽」是搭客運「自」代表騎自行車上學「宿」則是住在學校宿舍,而像我這樣在校外租屋的人,學號旁邊繡上的是「寄」這個字。

    雖然覺得奇怪,但一開始對制服上繡著字並沒有太多感覺,反而慶幸不用像搭火車或客運的同學每天匆促進出校門,在住家和學校間來回奔波。但離家在外的愜意生活很快就被吃飯、洗澡、睡覺這些日常瑣事打敗,自助餐廳的菜味道好奇怪(原來媽媽的廚藝才是一流)、洗澡唱歌會被抗議(原來在家裡的浴室高歌是一種特權)、室友夜夜磨牙讓人難以入眠(原來農村夜裡的蟲鳴鳥叫竟是天籟)。

    想家了嗎? 當然不是,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啊! 只不過還沒適應而已~~我用這樣的信念撐過了二個禮拜,到了第三週,導師開完班會後突然集合所有在外租屋的同學,大家圍著講桌聽著老師說:「你們寄宿在外面,沒有爸爸媽媽在身邊,所以要學會照顧自己,有事一定要告訴我哦 !」長髮披肩的美女老師溫柔的聲音還在耳邊迴盪,而我低下頭看著制服上那個醒目的「寄」字,當下感覺它像一把利刃刺痛了我的心,眼淚瞬間潸然落下,原來此時此刻的我不是被「寄」予厚望,飛向遼闊天空的老鷹,而是「寄」人籬下,只能棲身在他人屋瓦一隅的小麻雀。

 

一路相隨的幸福

    因為害怕別人發現我的情緒,我趕緊轉身回座,行進間卻有人伸手拉住我的衣角,原來是坐在一旁制服上繡著「步」的同學,用彷彿能看穿我心思的眼神酷酷地說:「同學,我住學校後面,下課要不要來我家看錄影帶?」就這樣,以為註定要抑鬱苦澀的寄宿生活,因為一句直率卻溫暖的邀約而有了改變的契機。直到今天,我仍十分懷念當年跟同學一起走回家看「楚留香」的時光,也真心感謝她的父母、手足待我如家人一般,慰藉我思鄉的惆悵。

    成年後逐漸體會兒時父母所給予的素樸教養其實是生命中最濃郁、滋補的養分,但少不更事的年紀不一定能理解,所以俗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所幸青春年代的遊子歲月讓我有機會透過人與人之間良善的交流去連結家庭的愛,並感受友誼的美好。

    看著當年的制服,遙想那段因「寄」而心酸的時光,我笑了! 原來,我是這樣發現愛、這樣看見希望的,所以它就是讓我感受到幸福的那個起點啊 !


2021/九月

愛既奇妙又有神力

林楚欣/朝陽科技大學退休副教授

好一個夜夜不相忘

     殊凡在幼兒園的時候老師想跳脫一般兒歌又快又強的節奏及旋律,所以便選擇了一首較簡單的民歌—蘭花草。當我知道這個消息,學校老師都還沒正式教孩子唱,我便清楚唸讀蘭花草的歌詞給殊凡聽,並連續唱了兩次,她靜靜的聽我唱,然後說:「好好聽!我好喜歡這首歌喔!」接著我便一句一句教她唱,她一句一句學,唱到「夜夜不相忘」時,她說:「我最喜歡這一句了!」我問:「為什麼?」她回答:「因為『夜夜』聽起來很像『爺爺』嘛!」原來如此,可見殊凡對爺爺的愛有多深啊!

 

一場輸得甜滋滋的比賽

    殊凡幼兒園中班時,班上流行起「超」的說法,說什麼都要加上「超」才夠味兒,什麼超好吃、超好玩、超厲害、超高的、超小的。過了不久,又流行起「無限大」這個詞兒,回到家,她問我:「媽咪,你知道無限大有多大嗎?」我說:「無限大就是很大、非常大、大到不知道要怎麼說。」她認真的對我說:「無限大比超大還大喔!」

    接著在日常生活中她就經常引用「無限」的說法,有時候用得貼切,有時候用得牽強,例如:她會說「無限對」、「無限好吃」或「無限不要」,說她錯了,又好像沒錯,但這樣的用法好像不曾聽過。

    最有趣的一次是:我們經常抱在一起,玩親親的遊戲,然後說「我愛妳。」讀過繪本《猜猜我有多愛妳》後,我們也常常套用書裡的對話和動作,比比看誰比較愛對方。有一回,我們又玩起這個遊戲了,我抱著殊凡說:「我愛妳」,她說:「我也愛妳」;我再說:「我好愛妳」,她又說:「我也好愛妳」;我繼續說:「我最愛妳了」,她改說:「我愛妳」;我接著說:「我真的好愛好愛妳」,她乾脆說:「我無限愛妳!」爭辯結束,我輸了,這回她真是把「無限」用得恰到好處。

 

愛撫慰我內疚的心

殊凡小的時候,她爸爸和我都非常忙碌,幾乎沒什麼時間陪她,她就常常想到別人家去玩,只是別人也不一定有空啊!我常覺得內疚,所以睡前一定會好好抱抱她。殊凡總是在黑暗中湊過來,輕輕對我說:「媽咪,我愛妳!」接著當然換我說:「我也好愛妳!」這讓我想起了以前她說「無限愛妳」的往事,我當然也立刻跟她分享這份記憶,她不但好喜歡這個說法,還竟改口說:「媽咪,我數不完愛妳!」聽得教人除了還以緊緊的抱抱和深深的一個親親之外,不知該如何是好?這種感覺真是甜蜜啊!接下來每一個晚上,我們都得重演這一段親密的對話,才捨得入睡。

「愛」真是既奇妙又有神力,尤其當它來自你最親愛的寶貝時。

 


2021/八月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潘榮吉/輔大兒童與家庭學系老师


     德國教育學家也是幼稚園創始人福祿貝爾(FriedrichFrobe曾說過:教育之道無他,唯榜樣與愛而已」(ErziehungistBeispielud Liebe,sonst nichts.)這是很多人再熟悉不過的名言了!其中的教育發包含了家陪伴孩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二個元素:榜樣與「愛」。原文中的「榜樣」(Beispie)一詞的字義上即有「在旁陪著玩」(Bei-Spiel)的意思。


    依稀記得全家剛從德國返台的前兩年,兩個兒子分別為學齡前後階段,我們住在緊鄰大學的社區,常能享受陪他們一起運動的時光。有一天大兒子突然問我:爸爸、我們來打羽毛球好不好?」我歡喜答應。過沒幾天當我出門步行前往學校途中,竟在社區外的路旁外發現一顆躺在地上的羽毛球,心裡竊喜:「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啊!心想事成。」立馬撿起放進公事包。返家後.為讓孩子們開心,我悄悄地把羽毛球放在電視機上頭,等他們自然發現我的精心設計。


    果然,他們看完節目要去關電視的時候,意外發現電視框框上多了個東西,好奇地問「爸,那是什麼?」哈哈!完全在我想要給他製造驚喜的套路中。我帶著滿足的語氣回應說:「那不是你們前兩天才說要打的羽毛球嗎?」滿心期待他們驚喜的表態,不料小兒子問道:「哪裡來的?」剎那間,我陷入沒有準備到的考題中掙片刻後,我輕輕地說:「來的。」小子接著:「爸爸,你不是說別人的東西不要撿嗎?有人可能回找。」我試搜尋曾說過這句話的時空背景,隱約出現兩年前孩子想拾路上物品的畫面,他小小年紀竟然還記得那麼清楚。大家可以想像那個做爸爸的心從高空瞬間跌入谷底的窘樣嗎?不知內心思結了多久.我坦然告訴兩個孩子:「你們說對了!別人的東西不要,但爸爸做錯了,怎麼辦?」大兒子不假思索地說:「拿回去啊!我們陪爸爸一起拿回去。」就這樣,兩個孩子一左一右陪我走出家門,一段50公尺不到的距離,彷彿是走了500哩的懺悔之路。


    事隔多日,當我再次踏出社區大門時,被社區管理員叫住:「潘老師,你們家不是很喜歡運動嗎?我這裡有一顆羽毛球送你。」原來,這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多年來這事件仍不斷提醒我身為教育者該如何在教育場域(家庭與學校)中尋求言教和身教的平衡。孩子是上天給我們的禮物,我們要孩子看重我們們所說的,我們是否也看重我們自己所說的呢?我們陪伴著孩子成長發展,孩子不也是陪伴著我們成長向成熟?相信我們真心給予孩子與樣.他們也會回饋我們滿滿的愛與希望。

 

 


2021/七月

荊棘裡的光
劉清彥/兒童文學工作者


    我一直慶幸自己在教會長大因為教會長大的孩子有個優勢,那就是你可以同時受到很多人的關愛,尤其是在生活或生命遇到難關的時候。高二那年,手足中和我最親近的二哥突然過世。突如其來的噩耗讓我們家瀕崩潰,心碎的父母忙著打理後事,我們幾個小如常上學生活,卻也都各自懷著憂傷情緒,默默度日。


    從頭到尾,我沒有掉半滴眼淚。管告別禮拜上眾人頻頻拭淚,我卻依舊哭不出來。緊繃壓抑又找不到出口的情緒,像顆巨大的石頭沈甸甸地壓在心底,怎麼也挪不開。有一天,母親要我到二哥房間整理他的東西。我將他的書包、文具和球一打包裝箱,最後拿起倚靠在床頭的那把他。我把他緊緊抱在懷裡,耳邊彷彿又響起他每天晚上在房裡撥彈的樂音,深深地陷入回憶裡.“不知道呆坐了多久,連教會裡最關愛我的長輩我的教父「盧公公」何時走進房間都沒有察覺。他默默地在我身邊坐,伸手將一把進他的懷中就在那一瞬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嚎啕大哭,無法自己⋯ㆍ⋯。

    因為那場好哭,重壓在心底的巨石終於被開了。而盧公公後甚至還持續藉由跑步和陪讀,伴我走過漫長的療癒復原之路,一路呵護和支持我進入大學。這段宛如身處荊棘裡的人生歷程,讓我深深體驗到重要他人所給堅定不移的陪伴、關愛、支持和鼓勵。

    這些「由外而内注入的情感,宛如《小老鼠的拼布被》繪本中,集結眾人情感和回憶所縫製而成的拼布被,暖暖地覆在心頭,使我日後得以「由內而外」地現面對困苦、艱難各樣挑戰的勇氣和力量。因此,我格外能體會故事中那個失去心愛奶奶、落入深沈悲傷的「小蘿蔔」,在好友的關愛和鼓勵中重新站起來的心路歷程我尤其喜愛書中後,所有的好朋友全都擠在小蘿蔔的床上,蓋著這條充滿情感和回憶的被子,分享彼此事的溫暖畫面。他們用滿溢的愛和幸福回憶安了小蘿蔔,也給了他面對未來的盼望和勇氣。
 

     當生活被荊棘圍困時,「動則得刺」的痛楚管令人煎熬,但棘生長得再密,光還是透得進來。有時,我們需要那道光的溫暖、撫和指引;有時,我們也可以成為那道帶給人力量和希望的光。就像當年盧公帶我走出了長滿荊棘的抑鬱幽谷,而我現在可以藉由故事陪伴小孩一樣。